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字,白泽

    看着房屋内的人,钱欢一阵眩晕,怎么都来了,他只记得长孙冲来了,并且也受了伤,至于后面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李二看着钱欢靠在床上,双眼迷茫,走上前抬起手在钱欢的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‘醒了?可还认得朕?’

    钱欢点点头,抬头看着李二,

    ‘李。。陛下。臣没有失忆,黄野呢,崇义呢,冲锅锅呢。’

    李二哼了一声。他听见钱欢道出口那一个李字,看钱欢的样子也懒得与他计较,没有搭理钱欢,直径离开钱欢房间,浓烈的酒精味道让李二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‘钱欢成年,无父,师早猝,朕赐字,白泽,寓意与神话相仿,回宫,’

    李二十分霸气的为钱欢裱字,程咬金与牛进达跪地谢恩,陛下裱字是轻,其字孕意颇重,李二对两人只是冷哼,

    ‘如果换成他人,早以不认你们两人做伯伯,’

    牛进达羞愧不已,在朱雀门前没有搭救钱欢已经成为了他的一块心病,至于程咬金起身就走向李道宗,李道宗连连后退,不是李道宗惧怕他程咬金,因李道宗心中也有愧疚,

    李二挥手拿起宫女手中的伞砸向程咬金。程咬金接住伞又送回李二的手里,梗着脖子走回钱欢的房门前蹲下,一句话也不说,

    小雨淅沥沥的撒在程咬金等人的身上,李二扔下了伞顶着小雨离开钱府,武媚撑起伞站在程咬金的身旁也不说话,替诚邀遮雨,

    牛进达叹了口气,推开围在房门前的人走进房间,孙思邈与御医正在为钱欢查看身体,钱欢看牛进达来了,咧开嘴嬉笑的看着牛进达,

    ‘牛伯伯,’

    钱欢的怨气在梦中时已经去了大半,因为他明白,如今自己身在大唐而不是前世的国家,前世的一些道理在这里没有一点用处,因为大唐是帝国,不是民国,

    牛进达走进钱欢坐在钱欢床边的椅子上,抬起手揉了揉钱欢的头没有言语,但他的表情让钱欢明白,他想问自己伤的如何,也有很多话想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他在突厥战场归来时第一时间来的钱府,开看的是钱欢,随后才去皇宫见的陛下,并且为自己争取了一个定州长史的官职。

    钱欢的头发被拨乱了,钱欢扭着脑袋憨笑的看着牛进达。

    ‘牛伯伯,您怎么还穿着盔甲,快换下来,会落下病根的,’

    ‘好,伯伯换,’

    突然钱欢压低声音,偷偷的像牛进达问道。

    ‘牛伯伯,裴念不在钱府吧,我没有看到她,’

    随后手臂一痛,孙思邈责怪的看着钱欢,钱欢知道孙思邈想错了,但如果说出来自己是因为裴念在梦中要孩子的话,只怕让他们笑掉大牙,

    牛进达去换衣服了,表情不在那般沉重,似乎肩上的担子轻了很多。程咬金见牛进达这副表情,连忙站起身,但他身材高大,武媚身材瘦小,武媚手中的伞被程咬金撑脱了手,

    程咬金把伞拿下来还给武媚。

    ‘我进去看看钱欢,你跟我进去,把伞给那条老狗。’

    武媚摇摇头,拿着伞离开钱欢的房门,回到钱府主宅。

    程咬金大步迈进钱欢的房间,一身盔甲在程咬金走路摆动间生生作响。程咬金走到钱欢身旁,坐在刚才牛进达的椅子上,想伸手,又怕碰了钱欢的伤口,一只手悬在半空,收回来也不是,伸出去又不敢,

    钱欢抬起左手,用大拇指触碰了程咬金的大拇指,咧嘴嬉笑。

    ‘程伯伯,小侄哪有那般脆弱,几个小刺客,偷偷告诉您,我杀了两个,厉不厉害,牛不牛。’

    程咬金很想笑,很想夸奖钱欢,但如何也笑不出,夸赞不出口,就好比一枚桃核堵在嗓子中,无法开口,想想初见钱欢时,仅仅一巴掌就让钱欢昏迷了一日,在看钱欢现在的样子,程咬金鼻子一酸,

    ‘程伯伯,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麻,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,您说对不对,您不要自责,’

    ‘可,老夫两次见你受伤,都未能手刃凶手,老夫甘。’

    ‘那刺客跑了?’

    ‘跑了。我与渊鸿仅仅眨眼见就消失不见,渊鸿去追了几里,怕在有刺客折回,便也放弃了。’

    钱欢点点头,既然渊鸿都没有拿下,跑了就跑了吧,九道还在府里,也能作为一个依仗,劝解程咬金去卸甲换衣,水牛的衣服程咬金应该能穿,

    程咬金走后不断有人进来问候,有宝林,有怀玉,两人手中一鞭一锏,钱欢嘿嘿直笑,对二人眨眨眼,又抬起左手捂住了脸。尉迟宝林与秦怀玉大笑,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太了解钱欢,对于钱欢的几个动作也十分了解,知道其中的意思,眨眼就是要搞怪了,之后河间王李道宗也走进的房间,不等两人开口,李崇义就被抬进来了。

    ‘爹?你别在这站着了,你回去告诉我娘我没事,然后派人去接崔嫣,你还想抱孙子不,’

    李道宗轻笑离开房间。李崇义脖子上缠着绷带,双眼看着房顶。想看钱欢又不能扭头,

    ‘我知道你心里怪罪我爹,我也怪他,但没办法,谁让他是我爹,他被卢国公揍了,我也是听说,听李泰说的,狠狠的揍了,就按在泥水中,陛下没有阻拦,琅琊郡公没有阻拦,渊鸿也没有阻拦,阿欢,我,。’

    李崇义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,求钱欢原谅的李道宗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‘不用说了,你我是兄弟,而且不能怪罪你爹,是我太任性,之身跑去荒郊野外。黄野和冲锅锅呢?’

    ‘吃饭呢?来了个女人照顾黄野了,不提这个我都忘了,你说那女人。’

    ‘呱噪。在敢说一句话我毒哑你。’

    钱欢与李崇义的谈话被孙思邈打断了,李崇义闭上嘴巴不敢说话,因为他感觉孙思邈的话不像是假的,躺在一旁一动不动,也不在开口。

    孙思邈的话还是要听的,钱欢知道来照顾黄野的那个人是谁,黄野养的一个小妾,应该是与黄野的正妻摊牌了,在这个年代养个小妾的确不算什么,如果黄野想做官,五品武将没有一点难度。只不过他想留在慧庄,

    孙思邈把银针在钱欢身上拔下收好。

    ‘一会还有很多人要进来问你,少说话,多点头,身上骨头断了很多,需要休养,我去让人给你打造轮椅。你们几个御医也出去吧,’

    见房中的人走了,李崇义才舒了口气,刚准备开口就被钱欢堵死,

    ‘我知道。黄野的小妾。应该给黄野加点月钱了,现在是多少。’

    ‘不知道。这事都是裴念她们算的。’

    那就等裴念回来吧,李恪李泰哥俩也进来了,李泰是看孙思邈走后才进来的,他被孙思邈吓到了。李泰坐在钱欢与李崇义中间,李恪倒了两杯水,李泰搀扶起李崇义,

    看李泰笨拙的样子就知道没照顾过人,李崇义疼的哇哇大叫。钱欢对二人轻声道。

    ‘耽误了你们两个的婚期,’

    李恪摇摇头,李泰则终于把李崇义扶起来了,撇着嘴看着钱欢。

    ‘早一天晚一天的事,等了好几年了,又不差这几天,你是大舅哥,你不醒你那两个妹子敢嫁?’

    钱欢点点头。

    ‘现在可以了,准备时间吧,我做轮椅就行。反正都是接来慧庄,李泰你好像没有府邸吧,’

    听到这话李恪的表情终于变了,眼角也跟着抽搐。

    ‘你知道我房子为什么建造那么大了,就因为这个胖子,他非要也在慧庄建造府邸,还要与我相邻,说这是小紫苑要的,’

    随后钱欢大笑,牵动了伤口,引得一阵咳嗽。李恪喂钱欢喝了点水,钱欢还想要开口,李恪直接打断钱欢。因为太了解他了。

    ‘冲锅锅有我妹妹在,你不用操心了,’

    既然都有人照顾的确不用自己操心了,突然有人风风火火的冲劲钱欢的房间,李恪李泰对视一眼退出房间,走的时候还把李崇义搬走了,这让李崇义很不满。

    ‘不就是裴念么,你们没见过嘛,干嘛要把我抬出去,我现在没有人照顾。’

    ‘本王照顾你,

    ‘小恪,救我,李泰要照顾我,我死的更快。’

    钱欢怪异的看着裴念,沉吟了许久才开口。

    ‘你,你,我现在身体不行,’